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乞活西晉末-第七百八十八回 一國兩使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今日于我华夏而言,足以彪炳史册!何故?非因我华国得了齐晋之地,也非苏门大岛多了一个齐国,关键却是在于,我汉家内部,罕见利用和平协商而非残酷内战,完美解决了领土兼并这等政治难题,且能避免你死我活,又是以对外开拓这等伟大进程为基础。是以,齐晋顺利迁国海外,实乃华夏之幸,更是继往开来之伟大创举…”
七月二十五,青州长广,青岛港口,面对最后一批迁往苏门岛的数万百姓,面对与会捧哏的华齐官员,以及约来撰稿的各报记者,纪某人挥臂致辞,慷慨激昂,直抒胸臆,滔滔不绝犹如长江延绵,将此番成功的迁国之举视作自己的一大政绩,拔至了史无前例的政治高度,直听得官员肃容,记者疾书,自家的一群小儿女,更是好一番仰慕。
只是,真正被他所送别的主角们,反应就没那么正面了,打呵欠不耐烦还是好的,更不乏怒视暗骂之人,须知齐晋移民可不兴华国自愿原则的那一套,相比于背井离乡远赴蛮荒,所给的迁移补偿可不算高。当然,纪某人并不在乎他国百姓的感受,左右这些百姓也非被推入火坑,而是出去为汉家殖民拓荒,是正能量嘛。
演讲送行之后,是邦交友好协议的签署。原本仅是例行公事,可签押之前,纪泽扫了一眼协议,却是目光一凝,继而手指其中一款,看向齐国代表,似笑非笑道:“怎么,齐王还未打算放弃称帝吗?”
代表齐国一方的是苟纯而非苟晞本人,毕竟再是美化,苟晞也是被华国赶出中原的一方诸侯,可不愿来此自找难堪。顺着纪泽的指向,苟纯心头一跳,因为他看到的果然是协议的第五条,也即华齐双方互不干涉对方的国体、军政、外务和尊号。
干咽了一口吐沫,苟纯立马平复面部神情,不无强笑道:“大王多心了,这仅是条文而已,徒作万全罢了。”
“无妨,齐国与我华国乃友好邻邦,并非属国,齐王在自家国土之上想要如何,亦或对海外其他地区想要如何,本王无意强行干涉,只须贵我双方莫要产生冲突就好。”纪泽淡淡一笑,已然落笔用印。
从苟纯的神色表现,纪泽自已知晓了答案,但世界这么大,他能够在自家划定疆域之外,接受百济独立自主,自也能够接受汉人另起炉灶,至于什么王号帝号,别个想要沐猴而冠,他现在也懒得管,自身强大才是王道。大不了日后海内一统了,闲着看不顺眼了,给对方发个文去搞定这类虚名便是。
纪泽浑不在意,苟纯却是暗松了口气,连忙赔笑道:“大王豁达,外臣敬服!呵呵,外臣还有一请,眼见大王即将于十月登基称帝,外臣便是齐国贺使,不知能否有幸,与大王同往洛阳?”
“哦,欢迎之至。”纪泽笑得更真了三分。今年秋收后在洛阳登基称帝,是华国去年便定下的计划,可算四海皆知,齐国自在观礼的邀请名单之列,是以纪泽对苟纯的同行请求当然无可无不可。一团和气中,协议签订完毕,自此,中原齐晋之地彻底归入华国,而脱离华国数年之久的长广与青岛港,也再度回到了华国的怀抱…
翠松清幽,凉气袭人,四下警戒的某条崂山小道上,伴着孩童嬉笑,缓缓溜达来了一群人,为首者正是纪泽。手指远方,他不无卖弄道:“诶,小的们,看那边群岭横亘之处,当年某与麾下弟兄们蒙受迫害,无处立足,即便艰难获得朝廷敕封,仍被地方士人联手袭杀,正是在那里,某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从而大败长广官军,这才夺了长广之地,得以喘息一时。”
随行的自是纪泽一家人,顾敏或是看不过纪某人那份得瑟,笑而打趣道:“得,别把自己说得那么惨,那么无辜。什么朝廷敕封,仅是东海王一纸文书罢了。而且,你那是趁机要挟东海王所得,东海王本也无力掌控长广,遂将长广随手卖给了你,别个长广上下之前完全蒙在鼓里,哪能服气,不反抗才怪!”
当着孩子们的面,纪某人自然不能认怂,他立马振振有词道:“长广扼南北海路,这等地利,在那帮长广势力手中却成偏荒之土,简直暴殄天物,某若不取,岂非悖逆天意?”
这时,素来话少的长子纪泉,却是忽的问道:“依父王所言,莫非觉着别人不配占有,自己就可抢夺,但凡寻个名目,只要拳头够大,得手了就是胜者为王?”
“差不多吧,弱肉强食乃是天道,你老子我就是这般夺取天下的。”正顺口吹嘘,纪泽忽然注意到纪泉的一脸认真,心头却是一突,方才想起自己须得为人师表,忙又补充道,“当然,天道以万物为刍狗,我等所以为人,行事却须同时遵循人道,秉承仁义道德,至少要顺应民意,符合大多人的利益。而且,那时为乱世,纲纪败坏,而今已是治世,凡事还当维护法度,对外或可讲究拳头,对内却须讲法讲德…”
正说间,不远处纪泽所借助的那座道观里,快步走来了何武,行至纪泽等人身边,他笑呵呵见礼道:“见过大王,见过王妃,见过诸位王子,下臣这里有一桩趣事,倒是可以说说,只愿莫坏了尊驾雅兴。呵呵,适才长广郡府来报,有几名海外番夷,自称为佛伽罗使者,得知大王与塔王妃身在长广,故请求拜见。”
纪泽释然,此事涉及王妃塔米亚,亦公亦私,难怪何武会在此时前来通禀,但旋即,他眉头一挑,面泛狐疑道:“不对,若某记得不错,好似为了观礼登基,佛伽罗此前已有一拨使者前来华国了吧?”
“是啊,大王所记无误,所以说此乃一桩趣事呢。”何武莞尔一笑,复又转向塔米亚道,“塔王妃,今番这一波使者,在求见大王之余,可是言明要请见您,自称与您乃同族之人呢。”
早已为人妻母的塔米亚,如今少了昔年的那等泼辣,更添一份矜持,一份熟女韵味,但眼波流转间却也更显一份睿智。她闻言眉头微皱,迎向纪泽问询的目光,旋即猜测道:“据悉前一波使者出自当权宰相雷法纳的泰米尔一派,想来这一波使者当是属于处境不妙的佛伽罗本土一派吧。”
“哦,一个国家竟然出来了两拨使者,我华国又不兴少贡多赐的那一套,莫非佛伽罗与泰米尔间的内斗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纪泽眼睛一眯即分,俄而嘿笑道,“不消说,佛伽罗一派是瞅准了咱家塔妃,想来我华国打秋风了。”
“夫君果然一言中的,佛伽罗前国王去年离世,新王年不满十五,眼下正是主少国疑,内争激烈,佛伽罗本土派当是险象环生,急需救援吧。只不想竟然整出了一国两使,将面皮都丢到中土来了。”塔米亚面露不愉,冷声说道,“哼,昔年我塔勒方国为泰米尔人围攻,四面求援,那些佛伽罗本土方国却皆袖手旁观,如今倒想寻我这条门路来了,哼,他们乃至整个佛伽罗,又与我何干?”
“嘿,拉倒吧你,对夫君我还口是心非?哼,既不相干,何以对佛伽罗国情知晓得一清二楚?”纪泽似笑非笑,言说间出手如电,一把捏住塔米亚那精致的耳垂,摇了两摇,忽的想到何武还在身畔,忙又松开了手,故作正色道,“也罢,为夫给你一次机会重新表态,君前可无戏言。”
跺了跺脚,塔米亚红着脸瞪了眼纪泽,却也只得柔声道:“那些佛伽罗权贵臣妾自是不喜,但我也是佛伽罗人,更与泰米尔人有着灭国之仇,亡家之恨,我心中何想,夫君理当知晓。只是,臣妾也知后宫不可干政,如何应对,自当由夫君统筹全局,三思而定。”
夫妻数年,心有灵犀一点通,纪泽含笑盯视塔米亚,已然知晓她心头的纠结。不消说,塔米亚希望纪泽出手,可纪泽一旦出手,尤其动用了血旗军,华国就必须从佛伽罗获益,而华国最常见的获益办法,就是吞并、吸纳乃至消融佛伽罗,偏生这样又会令身为佛伽罗人的塔米亚难以接受。
稍倾,纪泽忽而转向自家的一群儿女,目光汇于一名大眼微陷,肤色稍黑,头发略卷的小男孩,笑着招手道:“昭儿过来,为父问你,长大以后可愿长驻你母出生地佛伽罗,也即你那第二故乡?只要你点个头,为父这就保你混个大王干干!”
塔米亚闻言顿时双目放亮,喜不自胜,若非场合不对,怕就要扑上来秀恩爱了。因为她霍然明白,他的夫君不仅此番想要替她出头,一报国仇家恨,还动了心思,意欲为她的儿子纪昭安排日后的立身之地,也即佛伽罗王,甚或天竺之王。这样的安排,对她这个亡国公主,对兼具华印血统的纪昭,对纪泽的华国,乃至对佛伽罗而言,都可被接受,简直只有那么完美了。
然而,在塔米亚和纪泽看来多好的事情,纪昭却听得大惊,可劲的摇着他的小脑袋,甚至打着哆嗦道:“不愿不愿,父王母妃这是不要昭儿了吗?昭儿是堂堂汉家后裔,华夏贵胄,怎可去佛伽罗那等荒蛮之地?孩儿宁做华国一平民,也不做那蛮荒小王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